pc蛋蛋新手上路|玩pc蛋蛋大小单双技巧
當前位置:衢州政協>> 文史天地>> 三衢文苑>>詳情
杜如望 一身才藝付鄉間
發布日期:2018年12月17日 來源: 作者:黃材運 瀏覽次數:

    侍王府,天井邊結著墨綠的青苔,四周蘭花散發著沁人的幽香。金華美協開會間隙,周一云撫古琴,杜如望拉二胡,列位打拍輕和,一派文藝風雅。日月如梭,數十年倏忽而過。回溯歲月長河,九十年代以前,金衢地區的畫壇,談論起畫事,常以衢縣的周一云、龍游的杜如望倆先生為代表,一位擅長花鳥,一位善于畫山水,可謂東西兩座高峰,各執牛耳。     

花開兩朵,今日單表一枝——杜如望。

一.半工半讀為學業

龍游北鄉鴻陸夏,一個江南普通的平原村莊,阡陌縱橫,深巷狗吠,瓦背炊煙裊裊。1914年,杜如望就出生在這樣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。他天性喜愛繪畫,年少即能仿制古代人物畫,讀書成績奇好,從鴻陸夏小學讀到澤隨初中,高中分讀在龍游、金華兩地。當時因為家境貧困,母親又認為讀書無用,竭力反對,杜如望只好自謀生計,采取半工半讀的模式,教半年書取得薪資作學費后,再讀半年書。所以,他直到三十余歲,已是多個子女的父親了,才完成普通中學的學業。一個學期只理一次發,其時正值日寇侵華,從金華逃難回家時,適遇飛機轟炸浙贛鐵路,他躲在石榴樹下,一顆炸彈就扔在他頭上,幸未引爆,只在樹上晃蕩,杜如望嚇得魂不附體倉皇而逃,他蓬頭垢臉,極其狼狽,到了家甚至連自己的親生母親都沒認出來。

1943年杜如望考入國立英士大學藝術科,受業于潘天壽先生。因其繪畫成績突出,頗受潘先生器重,將他的原名杜時林改為杜如望——據說當時杜如望偏愛黃公望,常常臨習《富春山居圖》,潘先生希望他能像黃公望那樣,在山水畫上能出人頭地。潘天壽先生毫不掩飾地褒獎他:國畫杜如望第一。可惜抗日救國,烽火連天,潘先生不久赴渝,任教于戰時搬遷至重慶的國立杭州藝術專科學校(即中國美院)。英士大學也隨即撤去藝術科,并入上海美專。這樣杜如望就得到鄭午昌、汪聲遠的親炙,畫事猛進。上海藝專有著良好的學習氛圍,特別是蔡元培先生倡導的“思想自由,兼容并包”,杜如望不但于國畫深入探研,甚至著迷于西方的藝術蘊奧,素描、水彩等都有所涉獵,這為未來的藝術之路墊好基石。

抗戰勝利后,杭州藝專回遷西子湖畔。1947年杜如望又入學杭州藝專,拜在吳茀之、諸樂三兩位先生門下,專攻花鳥畫。杜如望與諸樂三先生最為契合,常相唱酬,頻有合作。兩人甚至溜到西湖邊替人畫油紙傘,為杜如望賺取學費。當年夏,杜如望以優異成績畢業于杭州藝專,時任校長的潘天壽先生寫信邀約杜如望留校任教,后因通迅遲緩,久未獲復而錯失機會。

二.前程江河日下 畫藝與日俱增

杜如望回到家鄉,在龍游中學任美術老師,有時也教地理和外語。抗戰時期,他用畫筆宣傳抗戰,鞭撻日寇慘絕人寰的暴行;解放初期,又竭力謳歌新中國改天換地的變化。1957年,浙江省第一次舉辦國畫展覽,杜如望的二幅山水畫入展,獲得三等獎,作為精品在全省巡展,并被國家博物館珍藏。

“反右”整風運動開始后,很多“反動學術權威”被打倒,有的被關進牛棚,有的被剝奪工作。杜如望也惶惶不可終日,好在他天生喜歡和下層學生、勞苦人民打成一片,從不諂媚,正因如此,他甚至在“文革”中,也能安然無恙,但他那些藏畫就沒有那么幸運了,萬般無奈,他讓夫人用了兩天兩夜把他視作生命的精品畫作燒成灰,不但熏壞了夫人一只眼,也把杜如望的心燒成了灰。

正因為杜如望不會奉承拍馬,專心繪事。在人家事業步步高升之際,這個美院高材生卻步步回落。他從龍游中學教到塔石高中,又從高中教到了箬塘初中,甚至曾經一度被貶到小學,差一點就去放牛了。幸虧有仗義者為他執言:大材小用,才又回到箬塘初中,并最終在箬塘初中退休。

三.藝露普潤桑梓

放下教鞭,一身輕松。閑來一壺酒,興至二胡聲。田野、河流、山川、丘陵到處是他的身影,有時瓜棚話桑麻,笑看暮鴉逐夕陽。他充分享受生活,享受繪畫帶給他的樂趣。他有五個子女,都務農,沒有人承繼父業,倒是這么多年,他桃李天下,哺育了眾多弟子。

改革開放之后,他的繪畫率先進入市場,求畫者絡繹不絕,但畫沒有賣出幾幅,損失倒是不少:或強索,或耍賴,或騙或偷,明明修棧道,偏偏度陳倉,一轉身少了好多張畫——他只能苦笑,人家畢竟喜歡你的畫。其人謙和大度,可見一斑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杜如望先生畫作

 

經過半個多世紀的探索,唐宋元明清一路臨習,遙接董源、巨然,黃公望、董其昌、清四王,近師吳湖帆、黃賓虹、鄭午昌,融會貫通,含英咀華,自成一格:蕭散閑適,構圖工穩,古樸中見韻致,清雅中現婉約,筆墨嫻熟又不失新意。杜如望的繪畫技藝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境地。有評論家認為他的淡墨應用已企及一個高度,足可比肩一流名家。無論是花鳥畫的雄健生辣、孤寂落寞,還是山水畫中的氤氳疏曠、荒率古樸,那些活色生香,那些雄峰巍峙,或點厾成趣,或破筆橫掃,或皴擦暈染,或精心勾勒,“佳韻遒舉,風彩飄然”。

九十年代末,斯人長逝,佳作永在。常常有人為杜如望先生大抱不平,嘆其為“滄海遺珠”,一輩子蒙塵鄉間,籍籍無名,未能盡展其才。實際上,波瀾不驚,淡泊從容,正是一個藝術家追求的境界。試看神州大地,多少大師蒙冤含屈,多少轟轟烈烈的達官顯貴都堙沒在如潮的人海中。杜如望畫作的傳承傳世,已自說明價值所在。在他過世二十年后,還有弟子杜紅東傾一己之力,為其舉辦遺作展,大力宣揚,還有多少畫作被人收藏珍愛。龍丘山水滋養了他,他用手中筆墨深情回報哺育他的這片土地。在當今盛倡堅定文化自信,疾呼回歸傳統之際,政府似應遍覓佳跡,精選畫冊,垂范后學,倒是澤被藝林的好事。

 

(感謝杜鼎云、杜紅東倆先生提供的資料)

pc蛋蛋新手上路 广东福利彩票有多少种 北京快三最近1000期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11选五走势图 网上跟计划买彩票稳吗 福彩缩水软件苹果版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公布 辽宁体彩11选5购彩平台 大地彩票app网址 选号之家 最准确双色球预测号码彩经网